Wang Wei’s Guest

现场图

Wang Wei’s Guest

2016.5.14-7.20

Meta site specific project by Wang Wei

 light bule vertical bar “Wang Wei’s Guest”

2016.5.14-7.20

“Wang Wei’s Guest” is a project at META project space, in which the artist, Wang Wei, replicates the interior and exterior of a police security post. Wang was initially drawn to the exterior architectural features of such kiosks, their color combinations and the inherent power significations they impose on everyday life. Given this site-specific location in the center courtyard of a residential compound – a field of similar mutual spectatorship – Wang fills the backyard patio with a striking architectural form. Through the duplication of such ‘real objects’, Wang peels this power-signifying object away from its existing social context and disavows its original intention. By detaching the security post from its original social functions and status, and then presenting it in an exhibition context devoid of white walls, the artist presents a unique aesthetic of complete disjuncture.

The title of the exhibition, “Wang Wei’s Guest” is derived from personal experience. At one particular art opening, the artist noticed the seating name cards for various dinner guests was creating an uncertain circumstance at the table. The name cards and their various significations diverted the attendees’ attention. Used in this exhibition context, the title aims to continue leading this dis-jointedness further afield. According to Wang, “The title of a piece of work refers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ubject and object. However, the final presentation of this work refers to a complete absence of both.” It is in this process of double structuring of space where Wang Wei completes his fiction and metaphors of reality. The multiple open perspectives and conflicting relations that “Wang Wei’s Guest” produces will no doubt ferment into further complexity and ambiguity.


light bule vertical bar 王卫此次在META的个人项目 “Wang Wei’s Guest” 复制了現实中的治安岗亭及其内部原貌。最初引起王卫兴趣的是这个治安岗亭的建筑外形,色彩关系和它在现实中所具有的某种“威慑力”。 在一个位于居民区的展出现场,一个也同样具有相互观望关系的场域里,王卫又叠加入治安岗亭的建筑空间,塞满在天井式的院落中。然而最为重要的是,王卫通过在不同语境中去重现“现实物”, 即把这个带有权力意味的建筑物扯离原来的社会网络体系。脱离其背后的逻辑意图之后,如被一块剪剖开的电路线板,将其内在的“线路”裸露出来。去掉了原有社会功能和地位的治安岗亭在一个不同于白盒子式的展览现场,与空间本身的日常化语境相碰撞,既在无形中折反射出对现实的质疑,又呈现出一种错位式的“美感”。

展览名称 “ Wang Wei’s Guest ” 也来源于艺术家之前的一次个人经历:在个展的开幕晚宴上,摆设在餐桌上的嘉宾卡片引发了对于来宾和卡片所指向的不确定情境之间的关注。而用在本次展览上,王卫试图将作品中已存的错位感继续引入歧途,正如艺术家所说:“作品的名称指涉了一层主客体的关系,而作品最终实现了一次主客体的共同缺席。” 也正是这种对于现场的双重架构,使王卫再一次实现了对现实的虚构与隐喻。至此,多重的观看及对峙关系产生又发酵出更为复杂、暧昧的歧义。

岗亭室外-3

岗亭细节

室内-1

室内-2


navy blue vertical bar 与王卫的对谈

时间:2016年5月9日

地点:上海徐汇区五原路 META Project Space

 

yajing:为什么做这个治安岗亭?

王卫:还是由治安岗亭的一些具体功能,它在空间上这种互相观望的状态,尤其是视觉上的造型及颜色来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没有选择之前在网上搜集的一些岗亭的形式,那些在造型上过于卡通化了。最后在现实中找到并决定复制的这个看上去更老旧,中性一些,简洁的造型及色彩关系中所体现出的那种略有些荒诞的“庄严感”一下就吸引了我。就想到把这种东西引入到这个空间里来,实际上是在原有的较复杂的视觉关系的现场再增加一些视觉的元素也好,关系也好,就是试图去营造一个更加复杂的局面。

yajing:也就是说,这里的现场原本也是可以相互窥视的,而岗亭它是对外监视的。

王卫:对。首先这是一个居民区,其实有点像箭厂,你做什么别人都是一目了然,甚至是近到一种不小心就会打扰到别人的生活,这个是让我非常感兴趣的。楼上楼下的空间关系已经存在了这种互相观望的情形,而岗亭也具有这种观望的关系,其实就是在已有的“看与被看”的关系上再叠加一层“看与被看”的关系。这两种“看与被看”又是有差异的,最后共构了一种矛盾的、复杂的空间现场。所以我很早就想放一个岗亭的元素在这里,也尝试在网上订购一个,也想过各种呈现的方式,有一个演变过程。今年初偶然在东五环边上看到了这个,是一个废弃的岗亭,应该刚刚停用不久,好像它一直在那里等待我去发现它似的,真称得上是一次偶遇。因为一直在观察身边可以看到的各式岗亭,我家附近也有一个治安岗亭,但因为是在国子监街文保区,所以被做成了那种坡顶古建的风格。

yajing:那这个最后决定实施的岗亭它的建筑风格是属于什么?

王卫:应该属于社会主义时期的建筑风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吧,就是那种最简洁的建筑结构,方方正正的房子带一个屋顶。

yajing:为什么选择等比例“复制”在这个现场呢?而且场地刚好够。

王卫;这个有技术上的考虑,确实是刚好能够放进来,塞得满满的,更荒诞些吧。一个是造型和色彩从岗亭设置本身的角度是为了体现一种威严感,又因为周边环境的变化就变成有些“可笑”的局面。但我更在意的,包括在“自然史”系列作品创作过程中也存在的,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些事物表象背后所具有的一种带有意识形态的逻辑关系。再把这些背后的意识形态及逻辑引入到艺术现场里来,引入之后它的身份首先就变得非常模糊甚至非常荒诞这样一个局面。

yajing:所以你复制了这样一个物件其实是为了揭示物件背后的一种逻辑关系,背后的线索。

王卫:和它的一种思维方式,包括一种他者的审美。

yajing:我发现你在实施的过程中特别在意其中的一些细节。

王卫:因为在细节上才是真正能够反映他者的审美和思维意识的,当然肯定实质上我是对其持质疑态度的,但方式又有点像“借力打力”吧。借用这个方式也是可以延伸到其他更宽泛的层面进行质疑,可以说我制造了一个“现实”,又会使大家产生对这个“现实”的质疑。

yajing:可否把实用主义看成你的一个创作上的方法?

王卫:其实实用主义是“他者“的实用主义,只是作品上的一个表象。我认为我的创作方式更接近于超现实主义,我也只是借用了现实的一些情状,姚嘉善当年提到过我创作中有一种“双重的虚构”,确实也是存在的。实际上,我选择的都是一些已经被虚构过的,比如动物园系列,实质上动物园就是一个虚构出来的“自然”,然后我再去虚构一个“动物园”。但是我觉得“岗亭”这件作品其实跟“故居”的创作过程更接近些,开始被我关注和选取的都是建筑风格和内部陈设的颜色和功能与主人身份之间的荒诞关系,这也是最终发展成为一件作品的起点。

yajing:我之前写得那篇文章的出发点是:现实之“物”与艺术家重新表现出来的“物”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你之前提到的关于多重的关系及观看的方式,这个作品构造了一种更为复杂的网络:观看的;空间之间存在对峙的一种张力在。但是如何去定义这个网络呢?包括原初是想要表现出支撑这个建筑物背后的意识形态也好,但是在这个具体的现场他的这种意识形态又发生了变化,于是这似乎又不再是艺术品的关键点,它自身也发生了歧义。所以从这点上来说我也是否认了我之前那篇文章的结论,也就是说,这种简单地对照关系反而会让更多丰富的东西缺失掉。

王卫:确实,对我来说什么是现实都是一个问题。

yajing:我知道你是在质疑这个现实的。

王卫:对,包括展览空间的现实我都是质疑的。当然这也并非我主要的关注点,只是说我意识到这一点,可能很多艺术家没有意识到或并不关注,更多的只是用作品去填充一个个空间。

yajing:在一个较安全的领域工作。

王卫:其实我的作品在一个艺术空间中更像是一个负面性的东西。我希望它成为一面“镜子”,我之前的作品也多次使用过镜子,包括推房子那件作品,也是一种“镜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所有的作品我都希望它成为现实的一个“负像”。

yajing:其实我感觉应该更像是一种多面镜。

王卫:对,如果只是镜子,关系上也是比较简单的。有意思的是艺术绝对不是简单的表现,不是用一种说法就可以去概括的。我希望,或添加或补充,实际上作品在反射一些东西。就跟东莞马赛克墙面一样,那件作品很多次在白盒子空间里发生,看似在展示一些东西,其实有很多负面效果在里面。马赛克外墙在现实中是非常突兀的,就像是一块块视觉的疮疤,你很难去判断它到底是美的还是丑的。实际上美丑这样的概念都是被错位表达了,美或丑要看它被具体放置在哪里。

yajing:你认为怎样才是成立的好的艺术作品?

王卫:不只是一个标准:概念是否特别,对流行的话题是否有一个态度,或是能不能提供一个新的视角;或是艺术语言并不特别但作品本身能够打动人心;如果二者兼而有之,那就是最震撼的。我觉得这些应该都是相通的,最关键的是你能否从作品中感受到一种力量。

yajing:可否说一说“王卫的客人”这个名称的来源?

王卫:那是我去年香港画廊个展开幕晚宴上的一个来宾名牌。这个牌子还不是在主桌上的,因为主桌上都有具体的人名,是在客桌上,有一桌是给参加我的开幕的一些不确定是否参加晚宴的朋友预留的。“王卫的客人”这样一种笼统的称谓让我立刻 产生一些突兀感。当时就是觉得很有趣临走时就带走了一个,也没有想到要用来做什么。

yajing:用来作为展览名称也有点“借”的感觉。

王卫:对的。这也是姚嘉善文章里提到的“借现实”。

yajing:还有就是你的创作媒介是借用了现实之物的外形。

王卫:确实。我的作品中一般没有固定的材料,我更多借用空间、建筑元素,再往下发展就开始一些装饰的方式,这些其实都反映了人的一种欲望,审美,价值观,意识形态都能够反射出来。我就是不断的去发现一些觉得很有意思的情况,然后再看看能不能发展成一个作品。

yajing:治安岗亭对你来说是借用的空间还是建筑的形态?之前你有提到这个岗亭可能是社会集体主义时期的一个建筑造型。

王卫:某种意义上都存在吧。形态上它具有建筑最基本的结构元素,但恰恰是这些最基本的形式给人一种庄严、威慑的感觉。我给你过看之前在网上找到的都是一些视觉上非常卡通化的岗亭,那种也不是不能用,但用了完全是另外一些意思了。 目前这个岗亭更多还是有带有一种威慑力的,我觉得把这个岗亭加入到这个空间里会更有趣一些,这也有技术上的考量,因为它自身已有一些特定的形制附着在它的外表上了。这又回到了“借” 和 “镜像”,这两者可能是我创作上比较重要的语言。就好像别人会问:你什么也没做,你就是找到了一个东西。好像你没有创造什么。

yajing:我觉得这反而是对方更保守的方式上的理解。

王卫:他们觉得艺术需要再往前创造些什么。但我恰恰觉得没有必要再往前什么了,已经够了,我干嘛还要再画蛇添足呢?也更没有必要做一些效果上的设置,比如把房子吊起来、倒过来什么的,这对我来说过于戏剧性了,我有时会刻意回避这些。

yajing:其实你这种处理方式反而是更难的,因为它需要带出它背后的比如这种双重观看的关系;社会、意识形态下的网络化的情境,都是更加复杂和微妙的。如果是做出一些酷炫的效果,那只是一种直接的虚构,和所谓的推进和创造,现在看起来反而都是某种意义上的保守。

王卫:当然也不是说不需要,这也要看前后之间的脉络,以及看你需要表达的是什么。当然我觉得我的作品并不是很概念的,我也需要看它在现场的一种效果、情境。在现场的光线啊,能不能带给人一种感觉,我很在意现场的呈现和一些细节上的表达,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在技术层面上来说,我都是有进行过处理的。即便是复制那些动物园的壁画也并不是完全的照搬,而是跟着展示的空间作出相应的调整。

yajing:我理解的“处理”它更像是一种“转化”。

王卫:对,它就是一种转化。

 


 

navy blue vertical bar Artist’s Biography

Wang Wei was born in Beijing, China 1972. In 1996, he was graduated from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Now he lives and works in Beijing.

Wang Wei is a multidisciplinary installation artist who looks at how the navigation of physical spaces can inform us about our own lived reality. Through modifying existing  architectural structures with subtle ,surprising additions or appropriating stylized features from disparate sources ,Wang Wei has developed a strong practice around interventions  that are aim to disrupt human perceptions of space while opening a dialogue about construction ,labor and ways of seeing.

Wang Wei’s work has been exhibited in series of important exhibitions including: The 2nd CAFAM Biennale (CAFA Art Museum, China 2014 ); Pavilion of China at 12th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La Biennale di Venazia ( Venice, Italy 2010 ); 2009 Shenzhen Hongkong Bi-City Biennale of Architecture and Urbanism( Shenzhen, China, 2009 ) ; The Real Thing :Contemporary Art From China ( Tate Liverpool,2007 ); Foreign Objects ( Kunsthalle Wien Project Space ,Vienna 2007 ); Beyond: The Second Guangzhou Triennial(Guangdong Museum of Art, China 2005 );  A Second Sight: International Biennale of Contemporary Art ( National Gallery in Prague, 2005 ); Between Past and Future: New Photography and Video from China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 New York 2004); The First Guangzhou Triennial ( Guangdong Museum of Art, China 2002 ); Revolutionary Capitals (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London, UK 1999 ); Post-sense Sensibility: Bodies and Delusion (Beijing, China 1999

 

navy blue vertical bar 王卫1972年出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目前在北京生活与工作。

王卫是一位多领域的装置艺术家,关注物理空间的引导性如何标示出人们自身的生活现实,通过使用奇妙和出人意料的补充物去改造现有建筑的结构,王卫发展出一套强有力的介入实践,旨在扰乱人们对于空间的普遍认知,同时开启关于建筑,劳动和观看方法之间的对话。

参加过的主要展览包括:第二届CAFAM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4),第十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馆(威尼斯2010),深圳香港双城双年展(深圳2009),真实事件(利物浦泰特美术馆2007),有异物(维也纳美术馆项目空间2007),第二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2005),布拉格双年展(捷克国家美术馆2005),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中国新影像(纽约国际摄影中心2004),首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2002),革命的首都(英国当代艺术研究院1999)

后感性-异形与妄想(北京 1999)